您的位置: 主页 > 【萨沙讲史堂第七百三十一期】借尸还魂竟线年

【萨沙讲史堂第七百三十一期】借尸还魂竟线年

  原标题:【萨沙讲史堂第七百三十一期】借尸还魂竟线年震动蒋介石的朱秀华还魂事件(你不

  原标题:【萨沙讲史堂第七百三十一期】借尸还魂竟线年震动蒋介石的朱秀华还魂事件(你不知道的灵异事件第39讲)

  借尸还魂,我想诸位都知道是什么东西?然而,你知道曾千真万确发生过这样的事情吗?1959年中国台湾的朱秀华女士经历了借尸还魂,这事连我们的蒋委员长都知道了。听萨沙说一说吧。

  传说是人死去后,灵魂会在周边游荡。如果发现刚刚去世的尸体不到3天的尸体,灵魂由此进入,就能还魂。

  铁拐李的灵魂找不到自己的躯体,万般无奈下,只得附体在一个刚刚饿死的乞丐身上。

  他的老公吴秋得多年后回忆:那是民国四十八年(1959年)的事了,因为我经营建材生意,所以参加了台西乡海丰岛工事的建筑工作。在那段时间我很少回家,偶而一回家,我太太就生病。可是当我再去海丰岛的时候,她的病就好些。后来,我回家次数越多,她的病就越重,等到海丰岛的工事全部完工。我回到家来时,我太太的病就厉害到不可收拾了。

  吴秋得回忆:她大声嚷着‘不要抓我到神经病院去,我没有神经病,我是金门人,我叫朱秀华,我是借尸还魂的……’我的太太本来叫林罔腰,她竟说她是什么朱秀华,而且说话的口音已完全改变了,我简直不相信我太太的身体已被另一个灵魂所占据。

  开始大家根本不信,秀华却突然说出一口流利的金门方言,详细诉说了生前的事情。

  林罔腰这么说她生前的事情:事情发生的那一年是民国几年我不知道,那一年我是十八岁(推测是1958年金门炮战)。那时有人谣言说就要打过来了,驻在金门的军队顶不住了,都要撤退。有许多老百姓都乘着渔船逃难,我也带了东西跟着别人上船一起逃难。

  船到大海中我们也不知该向何处,大家平时都是在近海捉鱼,所以出了海就迷失方向。后来,我们任海水漂流,在海中有许多人都受不了饥饿死了,其中就有我父亲。我在海中也很痛苦,我也不知道经过多少日子。船就漂流在海岛边,别的船只也漂了来。有许多有气力的人都弃船游上了岸,我还是昏昏沉沉的在近海漂浮。后来有渔船来了,有人发现了我,就把船靠近了,他把我弄醒了。我才知道这里是台湾的台西乡。

  他问明了我在海上漂流的原因,我老老实实的告诉他。后来他图谋不轨,抢劫了我的所有财物,又要强奸我。我抵死不从,他就将我推到海中。我卡在一块礁石上,被淹死了。我死了以后,魂魄一直在沿海飘荡。一次飘到了海丰岛,跟着一个男人飘回了家。也不知道什么时候,我突然醒来,发现已经变成四十多岁的林罔腰了。

  同时,林罔腰是台湾云林县人,说话口音和金门人有很大区别(金门口音接近厦门话)。

  吴秋得和林罔腰的儿子吴胜彦是这么说的:“我妈妈从小就生长在云林县麦寮乡,从来也没去过台西或金门。当她病后,已完全换了一个人,我实在有些不相信,可是身体仍然是妈妈的。她却坚说她不是阿罔,亲戚朋友们来探望她,她都不认识,连外婆和姨妈她都不承认她们。这事大家都感到很吃惊,我的心里也有一股说不出的感觉,我真不知我该怎么叫她!”

  “以前我是全不相信,妈妈从来没有去过海丰岛,可是现在她能说出海丰岛的情景,而且就在那年(1959年)我曾经参加了在菲律宾举行的童军露营。在我们队上,有个金门人,他讲话是另一种腔调,我回来后。我才发现,我妈讲话的口音和那金门人一样,而且她还能说出许多有关金门的事,所以,我相信她是金门人也是事实!”

  金门炮战的时候,早年丧母的朱秀华确实跟随父母乘坐渔船逃难。他的父亲在海上惨死,年仅18岁的朱秀华不知去向。

  后来,台湾海岸也确实发现过1具20岁左右年轻女孩的尸体,部分尸体被鱼类啃食。

  当年台湾海峡浮尸并不少:经常有渔民遭遇风暴死亡,还有福建渔民偷渡逃到台湾期间遇难。

  因查无此人,也看不出凶杀痕迹,就不了了之,女孩尸体被当做偷渡客草草埋葬。

  后来吴秋得的外甥回忆:当我们知道了舅妈的魂儿,已换了一个人的时候,我们也莫可奈何了,只好让她好好的养病。起初她好像对什么都不惯,比如:舅舅叫她阿罔时,她会说:‘我叫秀华,我不叫阿罔。’她的姐姐和妈妈来看她时,她会愣愣的说:‘我不认识你们,你们是谁呀!’当然,我们的邻居,她也全不认识了。

  更怪异的是,自从舅妈好了以后,她真是什么都会帮着做,和以前的舅妈完全是变成两个人了。以前,舅妈是乡下的村女,没有文化没有手艺,又体弱多病。活了四十多岁,她只是会烧烧饭洗洗衣服,其余的什么事都不会做。可是自从病后,她和以往完全不同了,现在她会下田干农活,会做粗重的工作。至于煮饭,她倒是说是不会做,从没学过,这就很怪了!舅妈原来什么都不会,就是烧的一手好菜。不仅如此,连平常的嗜好,走路的动作也都不一样了。当然啰,最大的改变是她讲话的口音,她现在讲的话完全是金门腔。

  还有,以前舅妈是鱼肉都吃的,可是自从换了一个人以后,碰都不愿去碰鱼肉一下。这两年多来,她都是和家人分开吃哩!

  他认为,可能是鬼魂跟随吴秋得回家,才附在林罔腰的身上:舅舅是个对家庭很负责任的人,虽然他和以前的舅妈(指林罔腰女士)意气不太相投,但他从来不在外面乱找女朋友。可是那一次,在海丰岛建筑工事的时候,就有好多工人看见有个女孩子老跟在舅舅身旁。因此那些人就常说:‘想不到吴先生这位老实人也这么不老实!’有时候,年纪长些的老工人,就在休息的时候和舅舅聊天,老把话扯到女孩子身上去,又说舅舅艳福不浅。舅舅对这些人的话简直是莫明其妙,他一直否认他曾带女孩子到工地里来过。可是尽管舅舅否认,那些工人们还是谈个不休。舅舅认为他们是无聊了,故意拿他开玩笑,所以也就不理大家的话,没想到那时我们这位舅妈(指朱秀华的魂魄)真是早就天天跟着他了。

  相反,当时台湾农村很讲究面子。大量记者和好奇者来林罔腰家访问,后者不好意思收费,还主动请吃饭、给烟、给酒,着实亏了一大笔钱。

  林罔腰家人这种说法,可能会被认为妖言惑众搞乱社会秩序,甚至被污蔑为特工故意搞事,引来牢狱之灾。

  林罔腰是台湾云林县西北端麦寮乡的村妇,从没有去过金门,甚至没有出过远门。

  他们主要采访了金门朱秀华的邻居(金门当地社保局局长),还有朱秀华的亲戚许女士。

  虽细节方面有些出入(比如林罔腰说对了朱秀华父亲的名字,但职业没说对),但大体一致。

  同时,林罔腰本来只是村妇,除了烧一手好菜以外,其他什么也不会做。林罔腰平时体弱多病,从来不能干体力活。

  然而,现在的林罔腰却颇为强壮,什么重活都可以做,还会下田干活。古怪的是,她却不会烧饭了。

  一种说法是,林罔腰自述,死后看到本人的尸体被海中鱼类吞食,此后发誓不吃鱼肉。

  所有人认为,此时的林罔腰体态轻盈,神情活泼,完全不像之前那个四十多岁阴郁的村妇。

  根据蒋介石的副官回忆,蒋吃饭的时候看了记载朱秀华的报纸,翻来覆去看了好几次。

  但是,专家不能解释林罔腰为什么会有如此大的改变,也不能解释:为什么她为什么知道素不相识的朱秀华那么多事。

  也许是受了杀人案的刺激,林罔腰出现严重精神问题,认为自己是被杀的朱秀华。

  同时,吴秋得就算在外面养女人,这在台湾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,为什么要杀人?

  如果突然遇到刚刚死去的人,鬼魂进入人体,就像给电池再充电一样,就能够复活。

  萨沙看过一个美国的资料,一个律师心肌梗死后,送到医院抢救。被同时抢救的,还有另一个刚被抓捕的歹徒。

  结果黑帮分子死去,律师被抢救过来。然而,律师却变得行为诡异,长期看到很多不属于他的记忆,比如伤人、强奸甚至杀人。后来律师发现,这些记忆都是那个死去歹徒的。

上一篇:北京973公交灵异事件
下一篇:容祖儿男友拍电影遇灵异事件 去洗手间门被反锁

您可能喜欢

回到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