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: 主页 > 奇闻趣事:你听过乡城“笑宴”吗?

奇闻趣事:你听过乡城“笑宴”吗?

  乡城的藏族人家,在男婚女嫁等喜庆日子,常常由男女双方各自请几位口才绝佳的“笑宴”师傅,在宴席间取笑,取悦嘉宾增添喜庆气氛,在“笑宴”中,可以取材说被取乐对象的容貌、行为等等,毫无顾忌,这种场合,不论是谁被人揭掉老底抖落隐私,如无还口之力,只能自认倒霉,但绝不可恼羞成怒,否则将成为众矢之的。这样一个特殊的风俗,到底有什么样吸引人的地方,我们一起来看看。

  世代繁居乡城的藏族人家,在男婚女嫁的喜庆日子,常常以“笑宴”把婚礼推到最高潮。所谓“笑宴”,就是由男女双方各自请几位口才绝佳的“笑宴”师傅,在宴席间分庭抗礼,互相嘲弄取笑,一则取悦嘉宾增添喜庆气氛,二则在对方面前抬高自家身价。

  通常在“笑宴”中,被请来的“笑宴”师傅,其取乐对象除了一对新人并无限制,既可揶揄双方亲人长者,也可挖苦在座的贵宾和乡亲,从容貌到行为,毫无顾忌,根本不需要考虑情面。这种场合,不论是谁被人揭掉老底抖落隐私,如无还口之力,便只能自认倒霉,绝不可恼羞成怒,以免成为众矢之的。这也是“笑宴”的基本原则,因此常有口才绝佳之人借“笑宴”之机凭借三寸不烂之舌,让与自己不合的人当众出丑,尴尬下不了台。如此以薄唇短舌替代刀光剑影,便是乡城“笑宴”经久不衰的主要原因。

  相传在古时,乡城出了一位擅长侦破各类疑难案件的贵族老爷。他破案的唯一诀窍便是在家中设一“笑宴”,恭请或强迫所有与案相关的人物赴宴,汇聚一堂饮酒吃肉。待到众人有醉意,便教人挑唆他们互相嘲弄取笑,他则在一旁观颜察色,暗作分析推理。这种办法据说很少有得不到案情线索的时候,有时候甚至会把详细案情揭示无遗。那位贵族老爷便因此享誉四方,流名百世。当然这个传说不尽可靠,但由此可以想象乡城“笑宴”之源远流长。

  现如今,不论你走到乡城的哪一村哪一寨,只要有藏家婚礼,便一定少不了精彩纷呈的“笑宴”。不过,如果你发现宴席正中摇舌鼓唇兴风作浪的正是你熟识的某人,而你又曾有笑柄落在他的手中,就最好溜之大吉或者暂避三舍,免得当众出尽洋相还要装出一副笑脸以示胸怀宽广。

  来自水洼乡的曲登,是乡城“笑宴”的传承人,至今学习“笑宴”已有七八年时间,平时主要靠在工地上打工挣钱。每当附近村子里有人结婚、过生都叫他去搞“笑宴”,“笑宴”内容围绕国家政策、中心工作等,针对性比较强,他一般收费最低是500元,最高的收到过1100。曲登说:“现在国家政策好了,吃的好穿的暖,两个娃娃也读得起书了,生活一天比一天好。身边有这么多值得高兴的事,我要在‘笑宴’中把这些都说进去,要讲好‘笑宴’还需要多钻研,向老人家多学习,我一定会把‘笑宴’传承好,毕竟这是我们民族的一种文化。”

  “有一阵子,我到他家里去,看到他家狗的次数都比看到他的次数多,我就纳闷了,这家男主人到哪里去了呢?”在水洼乡雨洼村曲登家里,一场针对村民益西的“笑宴”就这样在揶揄中开场了。

  原来,去年下半年,益西常常离开家在乡城县一待就是半月甚至一月,夫妻俩之间产生了嫌隙。今年春节,益西向妻子四朗娜姆承认了错误。但春节一过,益西又跑到县上去了。四朗娜姆一气之下,回了娘家,至今不愿回来,家里的农活没人做,孩子没人照料。

  此事被水洼乡党委书记罗绒单巴知道后,他派人在县城找到益西,并将其带回家。如何才能让益西认识到错误,心甘情愿地接四朗娜姆回家,从此安心的在家生活。罗绒单巴与县委政法委副书记娘通达洼商量后决定,邀请雨洼村“笑宴”师傅曲登在其家里组织一场针对益西的“笑宴”。

  “好在,益西到县上旅游了一圈,又到桑披岭忏悔,如今,‘出家人’又回到家中。”曲登说道,但是不晓得益西吃得惯家里的饭不?参加“笑宴”聚会的20多位乡邻有人笑得前仰后合。

  “我们乡里乡亲家里有什么事,一般都是父母管、乡邻管、亲朋管,还是益西面子大,县委政法委、县司法局的领导一并下来,给他普法,益西从此归县上直管了。”曲登说到这里,发现益西的脸变得通红。

  “四朗娜姆回娘家,她是为了自己的权利,村里的妇女同志们,咱们不能袖手旁观哈。”虽然一直在笑,但村里跟四朗娜姆最要好的朋友格绒拥珍一发言,言语里带着不满和挑战。

  看到火药味越来越浓,娘通达洼开口了:“就现在的情况看,如果益西能够认识到错误,知错就改,那么,我们乡里乡亲还是应该以劝和为主。”

  一直沉默寡言的益西终于表态:“我是错了,不过我面子薄,我想请曲登师傅和格绒拥珍明天与我一起去劝说妻子回家,谢谢大家了。”说完,益西给大家深深地鞠了一躬。

  如今,“笑宴”已经融入了乡城百姓的生活,像这样一场“笑宴”,用轻松诙谐的方式教育了村民,成效显著。

上一篇:求李商隐的生平简介及奇闻轶事
下一篇:奇闻趣事 这33500元房子可抗地震并在7个小时之内

您可能喜欢

回到顶部